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长虹博客

心灵的港湾,智慧的乐园.社情民意气象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珠玑巷  

2011-08-21 17:10:11|  分类: 原创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创古装武打电影剧本<<珠玑巷>>

  

电影剧本《珠玑巷》创作说明

 

珠玑巷是广东南雄市的一条千年古巷,在这里流传着许多美好的传说。在古时候,有许多中原先民越过南岭、通过梅关古道向南方迁徙,而珠玑巷则是这些先民来到南粤大地后的第一个落脚点。在珠三角地区,有七十二个姓氏的民众认为他们的祖先来自珠玑巷,现在珠玑巷后裔已广泛分布在珠三角地区、港澳地区和海外。近十多年来,千千万万的珠玑巷后裔纷纷回到祖居地珠玑巷认祖归宗,并在珠玑巷新建了几十个宗祠和纪念馆,以作为对先祖的敬仰和怀念,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十年前,当地就成立了以前澳门特首、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何厚铧为名誉会长,前广州市市长黎子流为会长的珠玑巷后裔联谊会。现在,珠玑巷已成为广东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。

发生在南宋时期的“胡妃事件”,据说是造成大量珠玑巷人向珠三角迁徙的重要事件。古装武打电影剧本《珠玑巷》就是根据民间传说的这一事件创作而成。“胡妃逃难到珠玑”在民间传说中有多个版本,在正史中却少有记载,这就给了剧本创作较大的想像空间。作者综合多个版本的民间传说,充分运用现代电影必须采取的表现形式,精心构思,集宫廷内幕、民间爱情、武侠于一体,试图对这一离奇的民间传说进行艺术重塑,以满足现代观众对电影的需求,同时为国家的文化产业发展贡献智慧。如果能够找到很好的演艺剧组,把《珠玑巷》拍摄成电影或电视剧,相信会有非常好的市场前景。目前,作者正在对剧本进行修改和完善,欢迎提出宝贵意见。

 

  作者联系电话: 13696889257

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古装武打电影剧本

 

珠玑巷

 

剧情简介

南宋度宗年间,胡妃的父兄因主张抗金,被奸相贾似道迫害致死。胡妃逃出皇宫,因感到前路茫茫而跳江自尽,被途经杭州的珠玑巷商人黄贮万救起,并带回珠玑巷娶为妻。贾似道派心腹张虎四处追查胡妃的下落,因小人告密,胡妃的身份暴露,张虎率领三千官兵到珠玑巷围捕胡妃。珠玑巷人曹志超是三国时期曹操的后裔,武艺高强,率领弟子抗击官兵的围捕,双方展开殊死搏斗。曹志超率弟子击败官兵,保护胡妃突破官兵重围,最终选择向南海迁徙。剧中展现了珠玑巷人秉持人道、不畏强暴的侠义精神,同时展现了珠玑巷人不畏艰辛、勇于开拓的精神风貌。

 

 

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人物表

 

胡 妃:南宋度宗皇帝之皇妃,21岁

黄贮万:珠玑巷商人,23岁

黄德成:黄贮万之父,45岁

黄夫人:黄贮万之母,43岁

黄小靓:黄贮万之妹,18岁

曹志超:黄贮万的师傅,54岁

曹夫人:曹志超之妻,51岁

曹汝端:曹志超之子,29岁

丁彩云:曹汝端之妻,28岁

贾似道:南宋宰相,55岁

张 虎:贾似道的心腹,围剿珠玑巷的首领,47岁

王知州:南宋南雄州知州,52岁

马秃头:出卖胡妃的珠玑巷人,41岁

吴船家:钱塘江上货船的主人,45岁

船家嫂:吴船家之妻,43岁

兰 香:曹志超家的侍女,18岁

贾夫人:贾似道之妻,53岁

丽 娟:宰相府侍女,18岁

罗 贵:珠玑巷里长,58岁

黎三妹:黄贮万的邻居,32岁

牛老大:痞子,27岁

阿 飞:痞子,25岁

阿 三:痞子,23岁

 

古装武打电影电视剧本

 

珠玑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编剧:刘天虹

序幕:[南雄梅关古道,三五成群的仕族、布衣,肩披手提行裹,扶

老携幼,由北向南而来;浈江两岸,翠竹挺拔,江流湍急,几副竹排顺着江水漂流,竹排上站立着几位壮男少妇,场面壮观;

字幕,画外音:

在漫长的历史中,有许许多多的中原人士,为了躲避战乱、饥荒及其他灾害,纷纷越过南岭,来到了岭南这片有待开发的大地上,寻求生存和发展。珠玑巷就是他们通过梅关古道来到南粤大地的第一个落脚点。在这里流传着许许多多美好的传说。珠玑古巷全景由远渐近,定格于珠玑古巷牌楼,字幕打出大字:珠玑巷

1.[临安钱塘江边,深秋时节,草木枯黄,落叶纷飞。江水滔滔,秋风阵阵。胡妃伫立江边,披头散发,自叹自吟。白,外。

   胡  妃:(独白)唉!我孤伶伶一位弱女子,怎能抵抗命运的捉弄!父兄啊,但愿你们的在天之灵安息!我也要追随你们而去也!

   [胡妃双目微闭,纵身跃入江中。狂风骤起,天昏地暗,乌云翻滚。

2.[钱塘江中,一艘商船顺流而下。商人黄贮万和吴船家对坐在篷舱内,一边喝茶一边观赏岸边风景。船舱外,站立着两位船工。

  黄贮万:船都快到码头了,天气咋就变了!

  吴船家:是呀,天气变化真快!

  黄贮万:(脸色骤变,起身向舱外走)不好了,那边有人跳江!

  吴船家:(起身随黄贮万走出舱外)快!把船撑过去!

  船  工:是!

  [商船靠近正在江中挣扎的胡妃,黄贮万跃入江中,奋力把胡妃托起,吴船家和船工把胡妃、黄贮万拉上船。

黄贮万:(扶着胡妃走入舱内)船家嫂,拜托您照料一下这位不幸的女子!

船家嫂:(从内舱出来)哎呀,她还算幸运!幸亏黄公子及时抢救,捡回了她一条年轻的生命。我给她换一套衣服,喝一碗姜汤,就应该没事啦!(把胡妃扶入内舱)

吴船家:黄公子,敬佩!敬佩!你今天见义勇为,水性也了得,实在令人敬佩啊!

黄贮万:船家过奖了,这是咱们应该做的。

3.[天色渐渐明朗,云开日出,商船在江中行驶,两岸风景如画。船舱内,黄贮万和胡妃已换上新衣服,与吴船家夫妇围坐在一起。胡妃换上新装后,容貌神态与先前大不一样,显现出端庄的脸庞,高雅的气质,窈窕的身段,淡淡的哀愁,一看就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。

  船家嫂:小妹,这位就是救您的黄公子。

  胡  妃:(起身拱手施礼)谢谢黄公子。

  黄贮万:请问小姐尊姓大名?

  胡  妃:(落坐)小女子姓胡名显珍,黄公子叫我珍妹就可以了。

黄贮万:哦,珍妹!我们今日有缘相遇,敢问珍妹如此年轻貌美,为何要自寻短见呢?

胡  妃:(思潮澎湃,哽咽着)黄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就不该隐瞒自已的身世了。我乃是本朝宫中贵妃,只因家父及兄长主张抗金,被奸相贾似道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而死。贾似道为了斩草除根,又千方百计加害于我,幸得宫中贵人相助,我才有幸逃出皇宫。但在茫茫人海中,我举目无亲,投靠无路,况且贾似道还会派人追杀我。即使有好心人愿意帮助我,若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为免受牵连,又有谁会冒险收留我呢?细细寻思之后,我便选择了自我了结的绝路。

  黄贮万:(惊讶,感慨,注视着胡妃)竟有这样的事情!

  吴船家:(惊讶)黄公子,你今天救了个大人物啊!

  胡  妃:(哀愁地)黄公子虽然救活了我的生命,但我仍然感到前途茫茫。(略停片刻,突然情绪激动,欲起身)还是让我自我了结吧!

  船家嫂:(抱住胡妃)珍妹,你想干啥?别做傻事了。

  吴船家:珍妹,千万别激动。坐下来,咱们慢慢商量出个办法来。

  黄贮万:(思考片刻)珍妹,我既然救活了你,就会让你有一条活路。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如果珍妹不嫌弃,我们就以兄妹相称,我会像对待亲妹妹一样待你。待我的这船货物上岸处理妥当后,你就随我回家乡,一切会有安排。

  胡  妃:黄公子如此侠义,小妹十分感激!只怕连累黄公子。

  黄贮万:我家住在外省偏远乡村,只要珍妹的身份不暴露,就不会有事。珍妹放心好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吴船家:黄公子侠义善举,我很敬佩!此事只有我们船家几个人知道,我们当然会保守秘密。祝你们兄妹恩爱,一路顺风!

  胡  妃:万哥恩重如山,小妹这边有礼!(向黄贮万行作揖礼)

  黄贮万:珍妹本是宫中贵妃,不必拘于俗礼。珍妹一家受奸人陷害,我只是做了一个好人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 胡  妃:我也感谢吴老板一家的关照!

  吴船家:(欢喜地)哎,没什么,不必客气。为了你们兄妹今天的缘份,我家今晚要做一席酒菜,好好庆祝一番才对!哈哈哈!

4.[临安近郊小镇,江南春饭馆。白,内。饭馆里有几席客人在喝酒,吃饭。黄贮万一身商人打扮,胡妃则打扮成一位乡间少妇,头上还盖着一块头帕。他们走进饭馆里,选了一张临窗的空桌子坐下。

店老二忙上前招呼、点菜、点茶。

  店老二:客官,一共几位?

  黄贮万:二位。

  店老二:喝什么茶?

  黄贮万:绿茶

  店老二:(边走边叫喊)二位,上绿茶。(端二杯茶上桌)

  黄贮万:珍妹,这两天感觉怎样?

  胡  妃:(喜悦的)我感觉挺好!

  黄贮万:(呷一口茶)旅途上很辛苦,我担心你受不了。

  胡  妃:(呷一口茶)有你在身边,我感到很快乐,累一点算不了什么。

  黄贮万:过几天就到家了,到了家里,你就可以好好睡一觉。

  胡  妃:嗯,我这几天老是做梦。

  黄贮万:梦见什么呢?

  胡  妃:梦见……(压低声音)梦见有人追我。

 [店老二端饭菜上桌,黄贮万和胡妃一边吃饭,一边低声交谈。邻桌上新来了三个男人,他们坐下后就喝酒,大声交谈着。

  牛老大:京城这几天到处都有密探,连青楼也不放过,弄得咱哥们想去逍遥消遥也不方便。

  阿  飞:听说皇宫里逃出了一位贵妃,那些密探就是探听她的下落。

  阿  三:管她贵妃不贵妃,咱哥们有酒喝就好。

 [牛老大、阿飞、阿三一边喝酒一边猜拳,一会儿,喝得满脸通红的牛老大忽然起身,摇摇晃晃地走到胡妃身边。

  牛老大:(端详着胡妃)哇,这位小姐真漂亮,过来陪大哥我喝一杯。(胡妃转过脸,尴尬地坐着。牛老大伸手拉胡妃手臂上的衣服)过来嘛,害什么羞呀!

  黄贮万:(气愤地看着牛老大)住手!

  牛老大:(放开胡妃,瞪着黄贮万)嘿!你小子声音挺大呀,竟敢对你大爷吼叫!

  阿  飞:(起身,瞪着黄贮万)大哥,你不必理会他。让我来教训这小子。

 [阿飞手握双拳冲向黄贮万,他右手挥出一拳直捣黄贮万胸口。黄贮万侧身闪过阿飞袭来的一拳,顺手在阿飞的后背猛地拍了一掌。阿飞应声倒地,趴在地上哇哇叫。牛老大和阿三摆出决斗的架势,一左一右向黄贮万包抄过来。黄贮万抬起右脚,一脚就把阿三踢翻在地,然后转身抱起牛老大往他们刚才喝酒的餐桌上一摔,牛老大和餐桌一起轰然一声倒地。

  黄贮万:(气愤、轻蔑地看着三个流氓)就凭你们这一点功夫,也想在江湖上混!还不快滚!

 [三个流氓十分狼狈,连爬带跑地往外窜逃。黄贮万跟掌柜结了账,拉着胡妃的手,傲然地走出饭馆。黄贮万和胡妃走在大街上。街边围着一圈人,有一位少女站在那圈人的中间卖唱。少女唱道:

山外青山楼外楼,

西湖歌舞几时休!

南风薰得游人醉,

总把杭州当汴洲。

5.[临安,贾似道的宰相府。夜,内。厅堂内摆设豪华,灯光不是十分明亮。贾似道长着一副奸臣的嘴脸,尖下巴,三角眼,神情焦躁地坐在一张椅子上。张虎个子高大,神态威武,站立在贾似道身边。

  贾似道:(焦急地)这两天有没有打探到胡妃的下落?

  张  虎:相公,我已经派人到京城四处打探,目前还没有她的消息。

  贾似道:要继续追查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追查的范围可扩大到京城以外的地区。

  张  虎:是的,相公。有了她的消息,我立即禀告相公。

  贾似道:还有,是谁帮助胡妃逃出皇宫,也要秘密进行调查,不可轻举妄动。

  张  虎:遵命!(匆匆往外走)

6.[一条山间道路,道路上一辆马车不缓不急地行驶着。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道路两旁草木繁盛,鸟语花香。黄贮万和胡妃并排坐在马车上,一边观赏风景一边愉快地交谈着。

  黄贮万:珍妹,你看那边的菊花多么漂亮啊!

  胡  妃:是啊!采菊东篱下,幽然见南山。我现在很羡慕陶渊明的生活。

  黄贮万:你会吟诗,了不起!

  胡  妃:(微笑着)我不但会吟诗,还会绘画,还会弹古筝。到了家里,我弹古筝给你听,好不好?

  黄贮万:好,太好了!

 [马车渐渐进入一片古木参天的密林中,道路两边阴气森森。胡妃本能地依偎在黄贮万怀中。突然,密林中窜出三条手执大刀的汉子,拦在路上。马车夫吓得赶紧停住马车,惊恐地站在路边。黄贮万不慌不忙地抽出早已备好的宝剑,并安慰胡妃:“珍妹,坐在这里别动啊!”说着即跳下马车,站好姿势,准备战斗。

  山贼一:(大声喊)要想活命,就赶快留下过路钱!

  山贼二:哇,还有那位漂亮的小姐,也要留下来做压寨夫人!

  山贼三:放下武器!否则立即叫你见阎王去!

  黄贮万:毛头小贼,别高兴得太早!看剑!

 [黄贮万话音刚落,即挥舞着长剑,向三个山贼进攻。三个山贼各举大刀,向黄贮万围攻。双方刀剑交锋,金属的碰击声惊心动魄。黄贮万步法稳健,剑术精湛;三个山贼只是虚张声势,并无扎实功夫。只打了二三个回合,三个山贼即气喘吁吁,招架不住,仓惶向密林深处奔逃。

  黄贮万:(站在路中哈哈大笑)这三个毛贼,胆小如鼠!

  马车夫:(竖起拇指夸赞)公子果真是个英雄!

  胡  妃:(欣慰地笑着)万哥,你真勇敢啊!

[黄贮万登上马车,放好长剑,与胡妃拥抱在一起,胡妃感动得热泪盈眶。马车夫驾起马车,继续赶路。马车渐渐离开阴森的密林,奔向一片开阔的草地。

7. [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的家里。白,内。黄德成、黄小靓坐在椅子上喝茶。

   黄小靓:爹,我哥今天该到家了,干嘛还没回来呀!

   黄德成:时间还早,也许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,你急什么呢?

   黄小靓:(欣赏着手中的一折纸扇,打开又合上)嗯,我想知道哥哥从京城给我带回什么礼物。

   黄德成:你呀,就只知道要礼物。他迟早都会给你嘛!

 [ 黄贮万肩披行裹,胡妃手提一个精美的小包,风尘仆仆地走进来。黄德成、黄小靓惊喜地看着他们。

黄贮万:爹,我回来了。

   黄德成:(惊喜地)你回来得很及时,刚才你妹妹还想着你呢!

   黄小靓:(从黄贮万和胡妃手里接过行裹放在桌上)哥,你给我带回来什么礼物,快让我看看。

  黄贮万:(笑了笑望着胡妃)礼物嘛,就在眼前,这是最好的礼物!

  黄小靓:(打量着胡妃)哇,这位姐姐真漂亮!

  黄贮万:对了,你就叫她姐姐吧!往后你们就是亲姐妹啦!

 [黄夫人从里屋出来,惊喜地看着黄贮万和胡妃。

  黄贮万:娘,你和爹在这边坐好,我叫珍妹给你们行个礼。(扶黄夫人在黄德成身边坐下)珍妹,快叫爹和娘!

  胡  妃:(悲喜交集,眼眶盈满着泪水,向黄德成和黄夫人深深地鞠躬)爹,娘,万哥是我的大恩人,珍妹向两位老人家请安!

  黄德成:(欢喜地)哎,都是一家人了,有事慢慢说吧,先歇一歇。

  黄夫人:(欢喜地)是呀,到那边休息一会儿。

  黄贮万:珍妹的身世,我稍后再向爹和娘叙说。珍妹,你先歇一歇吧,一路上辛苦你了。

  胡  妃:一路上有万哥的爱护和关照,我倒觉得不辛苦。

  黄贮万:小靓,从今以后,你要多向姐姐学习。姐姐知书识礼,学识渊博,琴棋诗画都会。你现在带姐姐去休息吧!

  黄小靓:(拉着胡妃的手)姐姐,我们到里面去,(与胡妃进了里屋)

  黄德成:万儿,这次去京城交货顺利吗?

  黄贮万:很顺利,丁老板也下了新的订单。

  黄夫人:万儿,你跟你的珍妹是怎样相遇相知,讲来听听。

  黄贮万:哎,这事说来也巧。我乘船经过钱塘江时,看见有女子跳入江中,我就跳进江里把她救起,救起的就是珍妹呀!

  黄德成:她是何方人士,为何要跳江?

  黄贮万:她本是皇宫里的胡妃,父兄因主张抗金,受到宫中投降卖国的奸人陷害,并被迫害致死。她虽然有幸逃出了皇宫,但投靠无路,便想自我了结此生。她的身世确实令人同情,我就把她带了回来,好让她在此地隐姓埋名、安身立命。

  黄德成:(惊奇与忧虑交集,若有所思)此事涉及皇宫机密,万一她的身份暴露,被宫中奸人追查而来,我们不把她交出去,恐怕自身性命难保,还会连累村里。若把她交出去吧,又不忍心她步父兄的后尘。万儿呀,你年青气盛,考虑事情有欠周全。

  黄贮万:哎,我也考虑过她的特殊身世。在这偏远村里,只有我们知道她的身世。她的身世不暴露,就不会出事。

  黄德成:(沉思片刻)事已至此,我们只好让她在这里安身立命了。不过时时处处要谨慎,千万不可粗心大意。不可对外人谈及她的身世。

  黄夫人:她原是宫中皇妃,性格气质不一般啊!万儿,你与她相处感觉怎样?

  黄贮万:这几天在路途中,我与她相处很融合。她是一位善良、温顺的好女子。

  黄德成:如果你们相处融合,两情相悦,你就择机向她求婚。婚事办成,也可避免外人猜疑。

  黄夫人: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。只要万儿跟她好,我也乐见你们早点结婚。

  黄贮万:爹娘这样关心我们的婚事,我和珍妹理当顺从。

  黄德成:(转忧为喜)这样就好,我们黄家也算沾上了皇家的福气嘛!哈哈哈!

8.[临安,贾似道的宰相府。白,内。贾似道在厅堂中来回踱步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 贾似道:(独白)胡妃失踪已半个多月,至今仍然没有一点她的消息,这事让我很忧心啊!不管她是生是死,对皇上总要有个交代。更令人担心的是,如果她流落民间,日后聚众谋反,那就是后患无穷啊!

  丽  娟:(端着一碗鸡汤出来)老爷,夫人让我炖了一碗鸡汤,您趁热喝了吧。

  贾似道:(烦躁地挥挥手)先放着。

 [丽娟把鸡汤放桌上,进去。贾夫人出来。

  贾夫人:相公,你整天忧心忡忡,寝食不安,究竟是为了啥事?

  贾似道:还不是为了胡妃的事。

  贾夫人:这事也用不着这么着急,要是急出个病来可不好。

  贾似道:唉!你懂什么!去去去,别来烦我。

 [黄夫人进了里屋,张虎从门外进来。

  张  虎:禀告相公,总算有了一点胡妃的线索。

  贾似道:(焦急地)什么线索?快说!

  张  虎:胡妃刚失踪的那几天,有人看见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口中念念有词跳入钱塘江,跳江女子被一位广东商人救起,后来也随那位商人去了广东。根据我们多方面的调查,那位跳江女子很有可能就是胡妃。

  贾似道:嗯,这是一条重要线索。我将发布通令,要求广东各州府张贴布告,凡街坊村里若有身份来历不明的年轻女子,必须立即向当地官府报告,隐瞒不报者,轻则处于极刑,重则诛连九族。你要继续追查那位年轻女子和广东商人的下落,有了消息,立即向我报告。

  张  虎:遵命!相公,我先告辞了。

  贾似道:嗯,你快去把事情办好。

 [张虎匆匆出去,贾似道仍在厅中来回踱步。

  贾似道:(独白)终于有了线索,胡妃活着的可能性很大。只要她还活在人间,就一定要把她抓回来。

9.[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家后院。白,外。黄贮万在院子里练习武功,胡妃坐在一张长椅上有趣地观赏。练了一会儿,黄贮万收起招式,坐在胡妃身边休息。

  胡  妃:万哥,你的武功真了不起,是跟谁学的呀?

  黄贮万:我自幼习武,师傅是咱村里的曹老爷。曹家是三国时期曹操的后裔,世代习武,在村里很有威望。待一会儿,我要带你去拜见曹老爷。

  胡  妃:哦!是这样!

  黄贮万:珍妹,习惯这里的生活吗?

  胡  妃:习惯了,我感觉挺好。

  黄贮万:我家小靓从小就调皮刁蛮,若有招待不周,还请你多多包涵。

  胡  妃:小靓妹妹待我很好,她还要跟我学习绘画呢!

  黄贮万:(深情地看着胡妃的脸庞)珍妹,我有心里话想对你说。

  胡  妃:(脸色微微涨红,与黄贮万四目相对)你说嘛!我听着呢!

  黄贮万:(诚恳地)你我相遇,是上天赐予咱们的良缘!若珍妹不嫌弃我是个乡间粗汉,我愿与你相亲相爱,永不分离,共度此生!

  胡  妃:(百感交集,眼里闪着泪光)万哥,别这么说。你对我有救命之恩,有厚爱之情,献出我的一切也难于报答,哪有嫌弃之理!只怕我的特殊身世,会连累万哥!

  黄贮万:(激动地)珍妹,你也不必如此担心!从今以后,你我同心同德,有福同享,有难同担,定能克服一切障碍!

  胡  妃:(热泪奔涌)万哥,与你共度此生,也是我的心愿!

  黄贮万:(激动地把胡妃拥入怀中)好妹妹,你答应嫁给我了!我感觉很幸福!

  胡  妃:(依偎在黄贮万怀里,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玉佩)我与你既定终生,我也没什么礼物赠送给你。这块玉佩是宫中宝物,带在身上能逢凶化吉,你就把它带在身上吧!

  黄贮万:(握着胡妃的手,端详着胡妃手里心形的玉佩。玉佩晶莹透剔,上面有一条金龙栩栩如生)珍妹,这玉佩十分可爱,又是宫中宝物,你代我收藏着更好。我另有礼物赠送给。

(从怀里掏出一枚钻戒戴在胡妃的手指上)

  胡  妃:(脸上盈满幸福的笑容)也好,这玉佩我就代你收藏着。你我心心相印,心手相连,不分彼此更好!

  黄贮万:我们的婚礼,待我爹择一个吉日就可办了。现在,我们一起去拜见我的师傅曹老爷。(与胡妃携手走出黄家)

10.[南雄珠玑巷,曹志超家里。白天,书房内,曹志超正在案桌上

用毛笔书写大字。

  兰  香:(走进书房)老爷,黄家少爷来了。

  曹志超:(放下毛笔)嗯,知道了。

 [客厅里,黄贮万和胡妃坐着喝茶。曹志超从书房出来。

  黄贮万:(起身)师傅,我和珍妹来看望您。

  胡  妃:(起身)久仰曹老爷大名,今日有幸相见,小辈倍感欣慰!(行作揖礼)

  曹志超:(笑呵呵)二位请用茶。贮万果真从京城带回一位绝代佳人啊!哈哈哈!

  黄贮万:弟子鲁莽,让师傅见笑了。珍妹的身世确实不一般,今后还请师傅多多关照。

  曹志超:有关珍妹身世的事,你爹已经跟我商量过了。我们曹家世代爱抱打不平,主持公道,伸张正义,也是我们应尽的本份。你们放心好了,今后不管出了什么事,都由老夫我来担当。

  黄贮万:师傅如此关爱,我和珍妹铭记心中,决不会辜负师傅的厚爱。

胡  妃:曹老爷果真是名门望族,才有如此宽大胸怀和侠义精神。珍妹十分敬佩,愿认曹老爷为干爹。

  曹志超:(笑呵呵地)女儿知书识礼,才艺出众,为爹的当之有愧啊!从今以后,你就像我的亲生女儿一样啊!名字就改叫曹珍妹吧!

   胡  妃:好呀,一切由干爹作主。

   黄贮万:谢谢师傅!

11.[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的家里。白,内。胡妃在一张案桌上铺开纸张,用毛笔画荷花,黄小靓兴致勃勃地站在胡妃身边看她画画。

   黄小靓:珍姐,你画的荷花很有生气!哇噻,荷叶上还有一只小蜻蜓!

   胡  妃:画荷花就是要画出她的神韵和气节。荷花亭亭玉立于水中,清高自洁,身出污泥而不染,这就是她的神韵和气节!

   黄小靓:我也要学画荷花!

   胡  妃:好啊,你刚开始学画,可用毛笔先在纸上画出荷花的形状,然后再加上颜色。掌握了画荷花的技巧,就可用毛笔着色直接在宣纸上画。

   黄小靓:嗯,我试试看。

  [黄小靓用毛笔在纸上画荷花,胡妃在旁边观看。胡妃弹古筝,黄小靓在听。画外音唱《一剪梅》如下:

      红藕香残玉簟秋

      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

      云中谁寄锦书来?

      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
 

      花自飘零水自流

      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

    此情无计可消除,

      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
12.【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家里。白,内。黄贮万一家人正在吃午饭。邻居黎三妹抱着一个3岁的男孩进来,神色慌张地站在黄德成身边。

黎三妹:(焦急地)黄伯,我家二宝发热已经三天了,给他吃了一点东西都吐了出来。城里郎中开的药方也没有什么效果。孩子一开始是哭,现在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。我该怎么办啊?

黄德成:最近几天天气反常,孩子可能是中了风热邪毒,村里有十几个孩子这几天都得了这种病,我也很着急啊!

胡 妃:(放下碗筷,来到黎三妹身边)大嫂,我也懂一些医道,让我看一看孩子好吗?

黎三妹:哎!妹子既然懂医道,就请你给二宝诊断一下啦!

胡  妃:(看了看二宝的舌头,摸了摸二宝的脉象)孩子确实是因风热得病!嫂子每天就用菊花泡茶给孩子喝,试几天看看吧,也许会有效果。

黎三妹:好的,我就依妹子所说用菊花泡茶给二宝喝。也没其他办法啦。谢谢!(抱着孩子出去。)

13.【南雄珠玑巷,一口水井旁,黎三妹和几个妇女一边洗衣服一边谈笑着。白,外。

黎三妹:贮万媳妇说的方子还挺灵呢,我家二宝喝了两天菊花茶,今天全好了!

妇女一:多谢你告诉我这个方法,我家六妹的病也好了。

妇女二:我家皮皮的病也好了!我们真该去感谢贮万媳妇。

黎三妹:是呀!我们都要去感谢贮万媳妇。她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妹子,会弹琴画画,还会医道!

14.[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的家里。白,内。黄德成坐在椅子上,手里拿着一本旧黄历翻看着。黄贮万站在一边。

   黄德成:(喜悦地)万儿,我给你们选好了一个黄道吉日,十月初

六日是个好日子,你们就在那天举办结婚礼吧!

   黄贮万:十月初六日,再过几天就到了。

   黄德成:是呀,这几天要赶紧去州城买一些婚礼上的用品。

   黄贮万:嗯,我会亲自去一趟,顺便了解一些州城的情况。

   黄小靓:(从里面出来)哥,我也要去州城。

   黄贮万:好吧,我们今天一起去。

15.[南雄州城。白,外。街道上人来人往,人声嘈杂。街角处围着一群人,大家都在抬头看墙上贴的一张布告。布告的内容是:“城乡各街坊村里注意,若发现有来历不明的年轻女子在本地居住,务必立即报告官府。举报者有重奖。藏匿不报者,轻则处于极刑,重则诛连九族。”人群中挤出一位秃头男子,秃头男子看完布告后,先是惊出一身冷汗,而后脸上又露出喜色。此人就是黄贮万的邻居,人称马秃头。马秃头一边走一边低声自言自语。

   马秃头:(独白)我家邻居黄贮万,最近从京城带回来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,她很有可能就是布告上要找的年轻女子呀!黄贮万呀黄贮万,你平日仗着有财有势,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!现在,我要让你有好看的!嘿嘿!说不定还能拿到一笔不少的奖金呢!

  [马秃头神情诡异地来到了南雄州府衙门前,他左看右看没有熟人,就走上前去跟衙门前的卫兵说话。

马秃头:长官,我有急事求见知州大人。

卫  兵:你有什么急事?

马秃头:就是布告上所说的事。

[一个卫兵带马秃头进了衙门。衙门内,王知州和张虎正在商量追查胡妃的事。

王知州:张大人,布告今天已张贴出去,若胡妃在南雄,应该可以找到她的下落。

张  虎:胡妃出逃已一个月了,贾大人十分关心这件事。若南雄有胡妃的消息,我要亲自审问。

卫  兵:(带马秃头急匆匆进入堂前)禀告大人,这人有急事求见大人。

王知州:(打量着马秃头)你是哪里人?有何急事?

马秃头:禀告大人,敝人姓马,家住南雄珠玑巷,今天看到官府张贴的布告,我忽然想起了一个人。

张  虎:一个什么人?她现在住在哪里?

马秃头:我家邻居黄贮万,半个多月前从京城带回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,那女子才貌出众,不但精通天文地理,还会弹琴作画,我还听到他家在谈论什么皇宫的事。因此,我估计黄家那女子跟布告上要寻找的女子有关系。

张  虎:那女子现在还在珠玑巷吗?

马秃头:还在,她明天正好要跟黄家公子结婚呢!

张  虎:王大人,珠玑巷黄家从京城带回的那个女子,很有可能就是胡妃!现在,我们不要打草惊蛇,你要负责派人监视珠玑巷的动静,不能让那位女子跑掉。我立即派密探前往珠玑巷查实,然后赶回京城向贾大人报告。

王知州:是,我会派人监视珠玑巷人的行动,绝对不会让那女子潜逃。

张  虎:(看着马秃头)你今天提供线索有功。先奖给你五十两银子。等我们抓到了人,再奖给你二百两银子。你现在千万不可走漏风声。

马秃头:是,多谢大人!(从张虎的侍从手里接过银子走出衙门)

16.[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的家里。夜,内。厅堂内张灯结彩,墙上贴上了大红的“囍”字,黄贮万与胡妃的婚礼正在进行中。胡妃与黄贮万都穿着传统婚礼的大红服装,胡妃的头上还盖着一块大红色的头帕,两人站在厅堂中间。黄德成和黄夫人站在他们的左边,曹志超和曹夫人站在他们的右边。厅堂内还站着黄小靓、曹汝端和夫人丁彩云、司仪等若干人。

   司  仪:今天,黄贮万与曹珍妹喜结良缘,双方父母在堂见证并给予了祝福。现在新郎、新娘行三拜之礼!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拜天地!(黄贮万与胡妃行跪拜礼)

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拜父母!(黄贮万与胡妃向父母行跪拜礼)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、新郎新娘互拜!(黄贮万与胡妃互行跪拜礼)

   [曹家大院内,灯火通明。几张圆桌边坐满了客人,客人们正在

喝喜酒、品尝婚宴佳肴,气氛热烈。

17.[临安,贾似道宰相府。白,内。贾似道端坐在一张椅子上,神情落寞。张虎匆匆地从外面进来。

   张  虎:相公,我有好消息禀告!

   贾似道:(脸露喜色)什么好消息?

   张  虎:广东南雄珠玑巷,有一个黄姓商人,不久前从京城带回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。根据珠玑巷人的密报和我们的暗中探查,那个女子就是胡妃!

   贾似道:(兴奋与忧虑交集)既然已找到胡妃,为何不把她带回来?

   张  虎:禀告相公,根据我们的秘密探查,珠玑巷黄姓商人与当地曹姓家族关系密切,他们都世代习武,并养有一班家丁,在当地很有威望。如果我们轻率行动,就有可能让胡妃再次逃跑!

   贾似道:嗯,我调派三千精兵给你,你立即率领这三千精兵去珠玑巷,务必把胡妃捉拿回来!

   张  虎:很好,有三千精兵足够!我要把珠玑巷团团包围起来,看她胡妃能往哪里跑!

18、[广东南雄,梅关古道。白,外。一队官兵浩浩荡荡,由北向南经过梅关古道。张虎骑在马上,威风凛凛。

19、[南雄珠玑巷,曹志超的家里。白,内,曹志超表情严肃,与曹汝端在厅中相对而坐。黄贮万、胡妃从外面进来。

   黄贮万:师傅,珍妹的身份,已被村里的小人向官府密报。现在,

贾似道派来的数千官兵已包围珠玑巷,珠玑巷通往外面的所有道路都有官兵把守。情况十分危急。

曹志超:我跟汝端正在商量这件事。情况越是危急越需要冷静。你和珍妹先在我家后院里避一避,等待天黑以后,再想办法突围出去。汝端在后院守候应变,有情况就和你们一起从后门出走。这里前门的情况由我来应对。所有家丁都已做好战斗的准备。

黄贮万:师傅已作周详安排,我和珍妹就遵照你的嘱咐行动。我爹那边也做好了应变的准备。 

曹志超:现在随时都会有情况发生,你们先到后院去避一避吧。

[黄贮万、胡妃、曹汝端走去后院。

20.[南雄珠玑巷,黄贮万的家里。夜,内。黄德成、黄夫人、黄小靓坐在厅堂里愁眉不展,似乎正在等待将要发生的事。张虎带领一队官兵闯了进来。

  张 虎:你就是黄德成吧?你家公子黄贮万和那位从京城带回来的漂亮媳妇在哪里?

  黄德成:是,在下就是黄德成。我儿子前几天刚结婚,今天和媳妇到亲戚家去了。

  张 虎:你知道你媳妇是皇宫里逃出来的贵妃吗?

  黄德成:不知道。据她叙说中,她乃是一商家女子。

   张  虎:(哈哈一笑)事到如今,你还想隐瞒她的身份!搜查!

 [众官兵不由分说,便在黄贮万家四处搜查。三位家丁看见官兵人多势众,不敢上前阻拦,惊慌地站在一边看着。黄小靓欲上前阻拦,被黄德成阻止。官兵搜查了一会儿,没找到黄贮万和胡妃,就押着黄德成、黄夫人、黄小靓直奔曹志超家。

21.[南雄珠玑巷,曹志超的家里。夜,外。曹志超和八位家丁静立前院,张虎带领十三位官兵押解着黄家三人闯了进来。

  张 虎:(逼视着曹志超)你就是曹志超吧?

 曹志超:(怒视着张虎)没错。

  张 虎:你把黄贮万和胡妃藏到哪里去了,快把他们交出来!

  曹志超:黄贮万是我的弟子,他从京城带回的媳妇现在叫曹珍妹,也是我的干女儿。我对于宫廷里面的事,向来不感兴趣。路遇不平,伸出援手,是我们江湖人士的道义责任。尤其是对于一位在生活上走投无路的弱女子,不管她是什么身份,出于人道责任,我们都会出手相助,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因此,我不会向你交出任何人,如果你今天一定要在我的家里找人,咱们就得先比试一番。

  张 虎:曹志超,你太狂妄了!竟敢蔑视朝廷,抗衡官府,理应罪上加罪。(向官兵挥了挥手)先把这狂徒拿下。

 [十几位官兵一拥而上,企图捉拿曹志超。曹志超的家丁奋起反击,与官兵厮打在一起。刹那间,刀光剑影,喊声震天,曹家大院内外都成了官兵与家丁对决的战场。家丁在人数方面虽少于官兵,但家丁个个威武刚勇,武艺出众,双方斗得难解难分。斗了几个回合,官兵呈现疲态,眼看官兵招架不住,败局已定,张虎即喝令双方停止战斗。

  张 虎:曹志超,今天的事情,只有你我对决才能解决!

 曹志超:既然如此,我愿意跟你一决高下,亮剑吧!

 [曹志超与张虎各自亮出宝剑,在曹家大院内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决斗。双方宝剑绞在一起,曹志超内功深厚,紧紧压住张虎的宝剑,逼使张虎放弃宝剑,一个鲤鱼翻身,跳出三尺远。曹志超也放弃宝剑,与张虎徒手对决,力拼内功。斗到第九个回合,张虎的后背吃了曹志超重重的一掌,身负内伤,口吐鲜血,退出决斗,带着官兵撤离曹家大院。撤离前,张虎叫嚣道:“我要血洗珠玑巷,让珠玑巷的人血流成河。”

22. 【南雄珠玑巷,曹家后院。夜,外。黄贮万、胡妃、曹汝端在后院静观事态的发展。他们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前院的打斗声。当胡妃听到张虎叫嚣将要“血洗珠玑巷”时,便悄悄的对黄贮万说:“黄公子,为了保全珠玑巷人的生命财产,还是让我自我了结吧。”

她说着,便向后院中的一口水井奔去,企图跳井自杀。黄贮万立刻抱着她说:“珍妹万万不可……不要轻信那小子的恐吓,我们有能力保护你,也有能力保护我们自己。”

胡妃哭泣着说:“放开……放开我……”黄贮万和曹汝端架着她走出后花园,急急忙忙向田野奔去。

  初冬的夜晚,天上有几颗星星在闪烁,月色暗淡。他们向田野四处张望,只见有的路口灯火明亮,有的路口灯火暗淡。曹汝端借着淡淡的月色,很快就发现,灯火暗淡的路口周围有许多黑影在挪动。而灯火明亮的路口只有几个人影在晃动。

  他们略一踌躇,便向着一个灯火明亮的路口奔去。三人来到路口,只见路口有五个官兵把守。官兵看见他们奔来,便吆喝着:“站住!”“往哪里跑!”  曹汝端走在最前面,他举起长棍厉声说道:“想活命,就让开路!”  五个官兵立即向曹汝端围攻,曹汝端出手迅速,两个官兵很快就被他的长棍击倒在地。黄贮万手握宝剑冲上前去,与曹汝端联手向另外三人官兵进攻。在曹汝端和黄贮万的夹攻下,三个官兵一会儿就招架不住了,丢下兵器跪在地上求饶。

  黄贮万、胡妃、曹汝端便向一个山坳口奔去,五个受伤的官兵蹲在地上,却不敢去追。远处,灯火暗淡的路口喊声一片,果然有众多 官兵在那边埋伏。

23.[南雄珠玑巷,田野中。夜,外。曹志超、黄德成、曹夫人黄夫人、丁彩云、黄小靓以及众家丁,正在另一个路口突围。

  十几个家丁与十几个官兵在拼杀,喊声一片。一会儿,官兵死的死,伤的伤,已无还手之力。曹志超带领曹、黄两家人及家丁甩开了官兵的围堵,向着一座山上奔去。其它路口的官兵在夜晚不熟识路途,只在一边叫喊,不敢去追赶。

24.[南雄浈江河边。白,外。黄贮万、胡妃、曹汝端与曹志超带领的一队人已会合在一起。河边有几个竹筏,家丁们正在把竹筏扎好、系牢。曹、黄两家人在岸边休息。 

  曹志超:张虎率领的第一批官兵已被我们甩开,他去要求增加兵力需要一些时间,我们就趁他的增兵还没有到来之时,向南海迁徙。

  黄德成:是的,我们休息一会儿就必须赶路,最好不要让官兵发现我们的行踪。

 [曹、黄两家人相继登上竹筏,竹筏在浈江河中漂流。天气晴朗,两岸风景如画。

25.[南雄珠玑巷,罗贵的家里。白,内。罗贵和几十位珠玑巷乡亲正在商量南迁之事。

  罗 贵:各位乡亲,昨天晚上珠玑巷发生的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黄、曹两家 虽然已逃脱官兵的围捕,但官兵肯定不会就此罢休,他们还会增兵重来。官兵抓不到胡妃,就会迁怒于珠玑巷人。为了免遭浩劫,我们只能选择外逃。据我所知,南海一带地广人稀、土地肥沃,适宜开垦建村。我们现在就要趁官兵还没有卷土重来,赶紧收拾细软,向南海迁徙。这是惟一的活路!

  乡亲一:罗里长说的有道理,我们现在只有选择迁徙之路,否则恐怕身家性命难保!

 乡亲二:我们愿意跟随罗里长南迁。您就带领我们赶快行动吧!

 罗 贵:好!愿意南迁的乡亲,现在就回家收拾行裹,然后我们一起到浈江边集合。 

 [众乡亲各自散去,回家收拾行裹去了。  罗贵也和家人一起收拾行裹。

26.[南雄浈江河边。白,外。天气晴朗,阳光明媚。河岸边聚集着一群珠玑巷人,他们有的搭灶煮饭,有的砍竹做筏,都在忙碌着。河中有几排竹筏,珠玑巷人提着行裹登上竹筏,准备启航。

《我们勇于开拓》的歌声飘荡在浈江河畔:

   我们的祖先来自中原 

   爬山涉水到了珠玑巷

   历经坎坷志更坚

    重整山河待从头

   为了美好的明天

   我们勇于开拓

 

   我们的激情从未冷却

踏遍青山意志更坚强

   风云变幻难预测

   沧海桑田奈他何

   为了开辟新天地

   我们重新启航

                

27、[临安,宰相府。白,外。后花园,幽静一角,地上铺着红地毯.贾似道和三个小妾正趴在地上观看斗蟋蟀。两只蟋蟀正在激战,贾似道和小妾们饶有兴趣地观看蟋蟀战斗,一会儿有人击掌叫好,一会儿又有人惊叫、叹息,气氛紧张热烈。张虎由一位卫兵搀扶着,满面沮丧地走进来,花园里的气氛瞬间就变了。

贾似道:(疑惑地)怎么了?胡妃抓回来了吗?

张  虎:(惭愧地)报告相公,胡妃……跑了……

贾似道:蠢货!给你三千精兵,连一个女人都抓不回来?!

张 虎:那个曹志超确实厉害呀!

贾似道:你为何让她跑了?你为什么不去追?

张 虎:我当时受了伤,我的部下去追了,追到河边,他们看见胡妃跳到河里去了……

贾似道:她就是跳到河里死了,尸体也要找回来呀!

张 虎:当时是夜晚,士兵们又不熟悉地形,不管她是活着还是死了,都没法找到。

贾似道:唉!你们这些蠢货!你给我滚出去!

[张虎在卫兵的搀扶下痛苦地退出。]

28、[广东南海,珠江岸边。白,外。一棵大榕树下,胡妃、黄贮万、黄德成、黄夫人、黄小靓、曹志超、曹夫人、曹汝端、丁彩云及众家丁坐在草地上休息、生火煮饭。]

  曹志超:此地荒原开阔,河叉密布,人烟稀少,适宜开垦经营,建村立业。我们就在这里安身创业吧!

  黄德成:是的,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!况且,我们的竹筏已破烂不堪,也不能再前行了。

  曹志超: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我们暂且改名换姓,过去的事情只留在心中,不可对外人谈及。

  黄贮万:过去的那些生意,我们还可以继续做吗?

  曹志超:暂且不做吧。等到时势有了转变,我们再去做。现在要做的事,就是尽快把我们的房舍建造起来。此地是鱼米之乡,种一些瓜果,再加上捕鱼养鱼,我们就可以解决基本的生计问题了。

  黄贮万:好!我们就按照师傅所说好的,明天就开始大干,一定要把我们的家园建起来!

29、[临安,西湖。白,外。风和日丽,西湖风景如画。一艘游艇在湖中荡漾。贾似道和三个小妾在游艇上嬉笑着。游艇靠岸,贾似道一行人刚上岸,一队人马便快速地来到了贾似道的面前。其中一人从马上跳下来,高声喊道:“右丞相贾似道接旨!”贾似道大惊失色,迟疑片刻便跪在地上倾听皇帝的圣旨。那人展开一张盖有国玺的纸念道:

    贾似道专制朝政,十有五年,挟智行私,刚愎自用,瞒上欺下,玩弄权术,结怨军民,失信邻国,误国殃民,本该置于死罪。但念其三朝元老,遂革职放逐,贬为高州团练副使,即日执行!

    [贾似道哆嗦着答道:“遵旨!叩谢皇恩!”那一队人马押解着贾似道离开了西湖,丢下三个小妾在湖边放声痛哭。]

尾声:[一条浊浪滚滚的河流,远处是依稀可见的落日。河边小道上,几个疲惫的卫兵,押着憔悴的贾似道缓缓而行。画外音:

    度宗皇帝昏庸无能,嗜欲无度,南宋王朝岌岌可危之日,他受惊吓而病逝。他的4岁儿子被立为恭帝,由太皇太后谢道清“垂帘听政”。度宗在位时权倾一时的贾似道被治于误国之罪,革职放逐于边远地区。在押解途中,贾似道被监押人郑虎臣杀死于福建漳州木绵庵。

 

 

 

2010年1月23日初稿于南雄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8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